国家总网 首页 省级审批 市级审批 信息发布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徽 > 专题报告 >正文
 
 
 

   1859年的827日,当第一口现代工业油井在美国钻成时,现代石油工业诞生了。回首153年,世界石油工业经历的这些变化,值得我们深思、研究——

  现代石油工业迄今发展已整整153年。一个半世纪以来,世界石油工业在变化中不断发展壮大。我们应该关注并驾驭这些变化。

  第一是石油储量和产量的增长都进入了缓慢增长期。在可预见的将来,中东仍然是世界石油储量的中心,增加产量的潜力还很大;西半球的石油储量和产量迅速增加,大有重新占据“半边天”的势头;非洲和俄罗斯的东部地区是新的希望。而天然气的储量和产量一直在平稳增长,大体按每年3%4%的速度增长。而天然气供应量的快速增加,一方面得益于天然气液化技术的进步,液化装置实现大型化、高效化,另一方面得益于LNG运输船的大型化。

  第二是“非常规”日渐主流。近20年来,全世界新增加的油气可采储量中,非常规油气已占大部。10年里,加拿大的储量从64亿吨跃增到237.8亿吨,委内瑞拉由105亿吨增加到289亿吨,分别上升为世界第23位,原因就是它们都加大了各自丰富的油砂和重油资源的开发力度。因为技术进步,不仅技术上可行,而且经济上有利,资源储量变成了可采储量。各大石油公司纷纷把注意力转向非常规石油与天然气,它们拥有的资源量中,非常规石油与天然气已经超过一半。

  第三是石油巨头公司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变化。近20来,国际大石油公司同产油国国家公司合作的方式一再改变,获取资源的条件越来越苛刻。不仅如此,曾经叱咤风云的国际能源巨头在陆上常规石油开发方面已经不再拥有优势。它们不得不把上游的精力主要集中到技术难度大,项目投资额高,地理、地质条件恶劣的地方。但是,壳牌、埃克森美孚、BP等大公司在原油生产上仍有相当实力,埃克森美孚和BP的年产量也都超过1亿吨。

  在下游领域的石油炼制和销售方面,它们仍然是世界上炼油能力和销售量最大的公司,经济实力仍然非常可观。

  第四是国家石油公司成为世界石油工业的“主角”。 近30年来,以主要产油国国家石油公司为主力的国家石油公司,经历了和经历着一系列改变。一是上世纪80年代刮起了私有化风潮。二是国家石油公司继续发展壮大,上下游一体化和规模化进程加快,不仅欧佩克国家,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的国家石油公司实力增长很快,它们在《财富》“世界500强”、《PIW》“最大50家石油公司”中的排名节节上升。在上游领域,世界石油、天然气储量最大的10家,石油产量最高的10家,全是国家石油公司。而且,它们在过去的“短肋”下游领域,实力迅速上升。炼油能力最大的12家中,国家公司占了5家,分别居第245912位。三是许多国家石油公司纷纷走上国际化道路,在世界舞台上和石油巨头们竞争和合作,参与国外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和炼化企业的建设。

  第五是技术服务公司在市场中日趋重要。20世纪80年代以来,技术服务领域企业兼并、资产重组活跃起来。少数几家公司通过兼并,逐步向一专多能发展,逐步成长为综合性的服务公司。斯伦贝谢公司从测井起家,发展到物探、钻井、完井等;哈里伯顿公司从固井发迹,发展到工程建设、物探、测井、钻井、完井等。石油公司同服务公司的关系也发生了重要变化,服务公司可以对石油公司的勘探、开发项目实行总承包。石油公司不必自己为某个项目搞总体设计,再一家一家去找服务公司来干,而是同某家大服务公司搞“联盟”。双方共同组成项目团队,优势互补,共同编制规划和设计,共同分头实施,共担风险,共享收益。商业化的石油技术服务体系已经壮大成为世界石油工业中的一个重要体系。同时,技术服务公司成为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技术的研发主体。在上游领域,绝大部分专利技术属于技术服务公司;大石油公司则集中力量于地质研究,确定采用什么样的技术组合,选择合作对象。因此,石油技术服务体系已经成为石油生产力的代表。

  第六是炼油产业经历着深刻的变化。1980年是炼化产业的转折点。一是炼油能力停止了直线式增长。2010年世界炼油能力为42亿吨,仅比1980年的39亿吨多3亿吨。二是炼油业的热门地区冷了下来。两次石油危机促成了经济结构和消费结构的转变,石油消费逐步下降。同时,环保呼声高涨,对汽、柴油的质量要求迅速提高,炼油成本上升而毛利下降,导致石油公司关闭了效益差的炼油厂。这迫使炼油企业加紧技术改造,增加加氢等精加工过程,扩大装置规模,实行炼油—化工一体化。三是重点转移。近10年来,在发达国家压缩炼油能力的同时,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和欧佩克成员国,正在大力发展炼油业,成为现今世界炼油业的主战场。

 第七是石油金融属性凸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欧佩克的产量和出口量在世界总量中的比重下降到一半以下,198619921998年出现三次油价大跌,最低跌到10美元/桶。石油的金融特性也日益显现,期货交易日趋活跃,纽约和伦敦两大交易所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纽约和伦敦两家交易所在操纵国际油价,并且这种情况还将继续。总的看来,国际油价将在波动中缓慢上升。

  第八是石油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政治属性正在发生新变化。1973年中东战争之后30多年,欧美等传统发达国家围绕产油国的战争问题持续不断。一方面,是因为欧美国家大幅度减少了对中东石油进口的依赖度,实现了进口石油多元化。另一方面,总体上世界石油供大于求,加上单个石油出口国在世界石油供应量中的比重相对减少,对市场的影响力降低。

  当前和今后,围绕石油天然气进行的霸权和反霸权的斗争,不会停止。中东的霸权与反霸权的斗争,以及地缘政治对“中游”即运输环节的控制与反控制依旧是地缘政治的主题。美国和俄罗斯围绕中亚地区管线的斗争仍将继续,尤其表现为俄罗斯推动的南流管线和美国、西欧推动的纳布科管线的斗争。此外,美国的“战略东移”也令亚太局势变幻莫测。美国对马六甲海峡这条海上石油通道的控制力度加大,同时也加强了对日本、韩国的控制。这意味着什么,值得深思。

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10-51662601-678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网站管理: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
技术支持: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04093号
地址:中国北京东长安街2号
邮编:100731
电话:86-10-65677512 传真:86-10-65599340
邮箱:商务部邮箱